最新中文一区二区在线播放|caoporen超碰公开无码|我要看免费四虎黄片怎么没有看不到啊|99久久婷婷五月综合社区|

  1. <option id="m1ibs"><span id="m1ibs"></span></option>
    <tbody id="m1ibs"></tbody>
      1. 
        
        <bdo id="m1ibs"><dfn id="m1ibs"></dfn></bdo>

          1. <menuitem id="m1ibs"><dfn id="m1ibs"></dfn></menuitem>
          2. 讓藝術重現歷史——讓國人“銘記歷史、勿忘國恥”

              

                天氣陰冷,霧氣沉沉;安魂之曲,穿透人心。  

                 

            • 2013年12月12日,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76年祭前夕,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下簡稱“該館”) 舉行浮雕墻重建工程竣工儀式,南京市委常委、宣傳部長徐寧等領導同志,專門來到紀念館,揭開了新建的浮雕墻面目。南京藝術學院領導和部分藝術家、該館工作人員、雕塑墻建設者以及海內外媒體記者,從不同的角度給予評頭論足,浮雕墻前一時人頭攢動,大家都被吸引到對南京大屠殺相關歷史與藝術氛圍之中。
            • 為何要重建浮雕墻?首先得說說該浮雕墻的今世前身。
            • 如果將時光倒回至1982年。世人一定不會忘記,是年,日本文部省將中小學課本中的“侵略”改為“進入”,激起了受害民族,特別是南京大屠殺幸存者、遺屬們的憤怒,他們紛紛寫信給各級領導,要求把南京大屠殺血寫的歷史陳列出來,以教育今人和后人。
            • 南京市委、市政府順應人民的呼聲,于1983年12月13日,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46周年祭日的那一天,在江東門“萬人坑”遺址上立下奠基碑,由時任南京市市長的張耀華掛帥,正式啟動了“建館、立碑、編史”工程。該項工程歷經一年零八個月的時間,該館在1985年8月15日日本戰敗投降40周年之際建成開放,成為中國第一座抗日戰爭類紀念館。此后,北京市于1987年7月7日在盧溝橋建成了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念館。1991年9月18日,沈陽市在柳條湖鐵路邊上建成了九一八歷史博物館,其他國內一系列抗日戰爭史的博物館、紀念館也陸續建成開放。
            • 由于種種原因,新建成的該館規模較小,占地僅僅33畝,建筑面積只有2.5萬平方米,其中展陳面積只有800平方米。然而,該館的建筑特色卻是享譽海內外的。由中國科學院院士、東南大學建筑研究所所長齊康教授主持設計,齊教授打破了通常采用的對稱式建筑風格,而將南京大屠殺歷史題材,用建筑語言表達得淋漓盡致。他將該館遺址環境概括為生與死的主題,巧妙地將該館的展廳設計成一座半地下的墳墓,建有墓墻、墓室、墓道,觀眾可以循著墓道,走進半地下的展廳內觀展。同時,將在現場發現并發掘的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的遺骸,放進一個棺槨型的半地下的遺骨陳列室內。在兩座主題建筑(一座墳墓、一座棺?。┲g,鋪滿了象征遇難者累累白骨的鵝卵石,輔之于枯樹、斷墻,凸顯凄涼、破碎的景象,與周邊的綠樹和青草,形成了生與死的強烈對比。該工程被評為“中國八十年代環境藝術設計十佳” 作品,一度在中國紀念性建筑業界立拔頭籌,成為樣板。
            • 在齊康院士的整體建筑環境塑造中,有兩件雕塑作品,其中一件就是該浮雕墻,正是在他的大力呼吁下,由南京藝術學院專家團隊設計并雕琢建成,作為該館外景展區的最大亮點,多年來,已經衍化成為關于南京大屠殺的獨特文化符號,超越藝術作品本身而進入公共文化產品范圍,曾經吸引近4000多萬中外觀眾的觀展和好評。 遺憾的是,由于當時浮雕墻選用的是石灰巖材質,經過26年風風雨雨的侵蝕,浮雕出現嚴重分化、大面積脫落和崩裂現象,浮雕形象普遍變得模糊不清,部分雕刻細節已經消失,地基下沉致使雕塑之間出現較大的裂痕和傾斜。盡管該館采用黃氧樹脂粘,用膠和水泥來充填,均無濟于事,直接影響到觀展和美譽度,不少觀眾對此提出了意見,要求盡快維修或更換。此外,由于新館擴建工程于2007年建成開放后,原來的雕塑墻無論墻基還是雕塑本身,均顯得矮小,與現有場館的整體氛圍不相符,迫切需要重建。 2012年9月31日,江蘇省委常委、南京市委書記楊衛澤同志來該館調研時,聽取了該館領導關于該浮雕墻的匯報并現場查看后,對此高度重視,先后三次批示給南京市委宣傳部、市發改委、市財政局、市文物局等有關部門,要求給予大力關心和支持。市財政局遂從該館擴建工程結余經費中,調撥專項資金,用于該浮雕墻的重建,體現了南京人對歷史和文化負責的一種態度。
            • 此后一路綠燈。經過該浮雕墻的工程立項,環境評審,方案設計與評估等步驟,最后進入公開招標程序。幸運的是,在市招標辦按照嚴格的程序,實行招標評審中,該雕塑原設計師之一、現南京藝術學院錢大經教授一舉中標。這就意味著,該浮塑墻將在保留過去設計的藝術風格和亮點基礎上,進行必要的創新和改進,既可以承繼原有的雕塑藝術,更可以新的姿態面世展出。 今年四月起,該雕塑工程實際創作和基礎建設同步展開。一方面,在該館內對原有的浮塑群進行圍擋拆除,重新澆筑堅固的鋼筋水泥墻基和支撐墻;另一方面,錢大經教授帶領一班人馬,在江寧區陶吳鎮的雕塑車間里,冒著高溫,揮汗如雨地日夜奮戰,保質按時完成該浮雕群的制作。經過8個多月時間的緊張施工與創作,終于在11月來到現場安裝、焊接、磨光、著色,一件銅質浮雕墻重新屹立在眾人面前。
            • 雕塑是一門藝術,如何用這門藝術形式來表現南京大屠殺的歷史?無疑是既要有藝術感,又要有歷史感。錢大經教授以其堅實的造型功底和現實主義的手法,將雕塑的形象塑造的生動而富有神韻,可謂形神兼顧。畫面虛實與松緊,線條和肌理處理得剛硬與柔軟,色調與光線的明亮與灰暗,看似無意卻是有意。表現出雕塑家具有嚴謹的治學精神和較高的文化修養,同時具有歷史的責任感和強烈的創作熱情,以其純真的情感和求實的態度,履行著藝術家崇高的使命,才能創作出如此藝術水準的雕塑作品。
            • 該浮塑墻最大限度地保持了原有雕塑墻的設計內容和風格,體現了對歷史和原雕塑作品負責的雙重尊重。具體表現在:原來的《劫難》、《屠殺》、《祭奠》三組浮雕,被完全保留和繼承;原來雕塑中的人物形象,絕大部分被還原和復制;原來雕塑中的藝術場景構造,被繼續得以刻劃和展示,維護了該浮雕墻長期以來形成的符號特征,延續了這一獨特公共文化產品的生命力。用南京雕塑院院長王洪志的話來說,就是原來雕塑群的藝術之魂還在,原來雕塑的藝術風格還在,原來雕塑的藝術感染力還在。 該浮塑墻與原有浮雕墻的最大不同,大致有以下幾點:一是原來雕塑墻的《劫難》、《屠殺》、《祭奠》三組內容,是分成三段分別安裝在三處殘破的圍墻上的,顯得不夠連貫?,F在增加為四組內容,新增了《毀圮》,并且將原來三組分開的浮雕連在了一起,由過去的長度60米,高度2.1米,拓展至現在長70米,高2.6米,一氣呵成,顯得特別挺拔且有氣勢,雖然四組雕塑內容跨度很大,但整體觀展有機統一,在情緒和視覺上非常連貫。二是材質的不同。由過去的石材,變成現在的青銅材質的高浮雕,無論雕刻的細膩程度,還是浮雕的表現力度,遠遠超過了原來的作品。該雕塑墻整體厚重深沉,細節處理精心到位,具有打動人心的強大力量。三是墻體高度的不同。根據齊康院士的建議,將雕塑的墻基部分,向上提高了60公分,使得浮雕更有現場震撼力。并且把70米的浮雕墻中間部位,作了曲線的處理,使其不在一條線上,整座浮雕墻宛如一條飄動的歷史長卷,具有靈氣和飄逸之感。改建后的浮雕群為青銅材質,基座為灰色花崗巖,與場館其他雕塑采用的材質和色調保持了風格上的一致,符合該館的整體色調和布局。
            • 該浮塑墻與原有浮雕墻相比,增加了部分新的內容,使得該雕塑墻不是簡單地再復制品。其主要表現在,一是在《劫難》內容中,從浮雕開頭之上方,新增加了“民國廿六年和1937年12月13日”的文字,提示南京淪陷和南京大屠殺開始之時間。在破城后受傷的中國守軍俘虜腳下,新增空彈箱與斷槍,象征南京保衛戰的慘烈和中國軍人的殊死抵抗。在驅趕民眾后,新增加了——《跪著的懷抱嬰兒的老婆婆》,正在拼死拉住被死亡之繩纏住而即將離去的親人,表現生死離別的意境。二是在《屠殺》內容中,新增了石塊傾軋和埋壓人體畫面,加強被活埋的一雙向上求生手的動勢與結構。三是在《毀圮》內容中,改變了哭娃動作與形態,加強其痙摩嚎哭的感覺。在被奸淫裸女后面,增加了華廈毀壞、棟梁傾覆的畫面,象征當年古都南京的文明遭到了嚴重創傷。四是在《祭奠》內容中,增加了經歷大屠殺后,一名遭到日軍傷害的盲童哀唱乞討畫面,以及兩名曾經參加抗戰的軍人單腿下跪、向南京保衛戰犧牲的戰友致哀形象,新增了男女老幼用手撫摸無主孤魂碑,悼念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
            • 此外,還將原來較為粗壯的血肉長城抗戰時期的人物形象,改變成為新時期人們不忘歷史、誓言實現中華民族復興而組成的新的長城,實現整座浮雕墻首尾呼應。其實,在這座浮雕墻上,刻畫的不僅僅是雕塑藝術作品,而是南京大屠殺歷史的真實圖景,它無情揭露了戰爭與屠殺是反人性、反人類、反文明的罪惡行徑,是對群眾進行歷史與和平教育的一個活教材。 長達70米的浮雕墻,像打開的一幅巨大的南京大屠殺歷史畫卷,從左到右展示著一幅幅真實的歷史場景。有母親卷曲著瘦弱的身軀,竭力地護衛著四個幼童,那是當年為了躲避日軍飛機和大炮的轟炸,許多南京母親們生動寫照的再現。有用一道切線劃破南京的城門,標志著南京城被日軍攻破,象征著南京城的淪陷。有用繩索捆綁著被日軍押往屠場的畫面,表達了被俘軍人和平民百姓的無助和無奈。有被刀劈砍頭后身軀依然不倒下,象征著大屠殺時中國人的反抗和精神不死。有集體遭到槍殺、火燒、活埋等場景再現,表達了日軍殺人手段的喪心病狂。有長江浪水里翻滾著無數遇難者的尸體,一名哭娃在近處傷心地嚎啕大哭。有被奸淫的婦女裸露著軀體,不忘用手極力護衛著自己的人格尊嚴。有無主孤魂碑的再現,那是曾任南京市督辦(偽市長)高冠吾,于1939年在東郊靈谷寺附近為南京大屠殺3000名無名遇難者建墳墓時立碑并撰寫的碑文。透過雕塑的線條與肌理,仿佛畫面浮現的是炎黃子孫不屈的靈魂,它引領著人們穿越黑暗的歷史隧洞,在布滿陰霾的天空中留下難以忘懷的記憶。
            • 從南京大屠殺史實的角度來看,該浮雕內容尊重了歷史本身的內涵與真實,并以此為出發點,進行了歷史與藝術的重構。從浮雕中再現的人物形象來看,有些簡直就是南京大屠殺歷史照片的重現。例如,被捆綁著押往郊外被屠殺的形象,被屠殺的形象,被奸淫的婦女形象,被活埋的形象等等,根據戰后南京審判日本戰犯軍事法庭的判決書認定,南京大屠殺中集體屠殺有28案,19萬多人遇難;零散屠殺有858案,遇難者尸體達15萬余具,遇難者總人數達30萬人以上,殺人手段及其殘忍,有槍殺、刀劈、火燒、活埋、水溺,還有強奸、輪奸等暴行。
            • 從浮雕中再現的場景來說,有些就是南京大屠殺當時場景的重現。譬如,被擊破的城門(光華門當年被日軍用大炮轟破),被燒毀的房屋成殘垣斷壁狀態,長江江水里的尸體等等。遠東國際法庭判定,南京城有三分之一的建筑物遭到日軍焚毀,一部分遇難者被拋尸長江、毀尸滅跡。有人說,不真實的不是歷史。在這座浮雕墻前,歷史的真實與藝術的真實融合在一起,宣告兩者之間并沒有一個不可跨越的鴻溝。 該浮雕墻最為成功之處,在于塑造了一種歷史過程與民族精神。浮雕墻從塑造南京大屠殺特定歷史人物——母親與兒童受難開篇,中間刻畫了南京大屠殺中各種歷史人物受難的過程,到最尾處表現曾經受難的中國人民重新站立起來,組成新的長城,不忘歷史教訓,不讓歷史悲劇重演,為了民族的復興大業,為了實現中國夢而努力奮斗!有位哲人說過,一個好的作品,就是要給人以向上的精神正能量。筆者相信,江東門紀念館新的浮雕墻表達的,正是這種精神和力量,并且必將傳導給成千上萬的中外觀眾。

                  

            市常委、宣傳部長徐寧(前排中)、原南京藝術學院院長馮健青(前排右)、南京藝術學院副院長何曉佑(前排左)等領導

            及其觀眾參觀落成浮雕作品

             

                  

                  

                  

                  

                  

                  

                 


             

            1. <option id="m1ibs"><span id="m1ibs"></span></option>
              <tbody id="m1ibs"></tbody>
                1. 
                  
                  <bdo id="m1ibs"><dfn id="m1ibs"></dfn></bdo>

                    1. <menuitem id="m1ibs"><dfn id="m1ibs"></dfn></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