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中文一区二区在线播放|caoporen超碰公开无码|我要看免费四虎黄片怎么没有看不到啊|99久久婷婷五月综合社区|

  1. <option id="m1ibs"><span id="m1ibs"></span></option>
    <tbody id="m1ibs"></tbody>
      1. 
        
        <bdo id="m1ibs"><dfn id="m1ibs"></dfn></bdo>

          1. <menuitem id="m1ibs"><dfn id="m1ibs"></dfn></menuitem>
          2. 郅敏:無盡之柱 在紀念布朗庫西誕辰140周年活動上的演講

            郅敏先生

              

            此文為郅敏先生2016年2月19日在紀念“康斯坦丁·布朗庫西誕辰140周年”活動上的演講稿全文。(轉載請標明作者及出處)

            尊敬的大使、尊敬的魯博安先生、各位朋友:

                    大家下午好。

                    非常榮幸能夠參加由羅馬尼亞文化中心舉辦的“羅馬尼亞雕塑家康斯坦丁·布朗庫西誕辰140周年紀念會”。2014年,我參加了中國藝術研究院與歐盟文化處共同舉辦的第六屆中歐文化論壇,代表中國藝術家發言。那次論壇在羅馬尼亞的舉辦,也是我第一次來到偉大的雕塑家布朗庫西的故鄉。

                   在布加勒斯特,我有幸看到了布朗庫西更多的作品,特別是一些早期作品。讓我更深刻的認識到布朗庫西在西方現代藝術的轉折期承前啟后的重要貢獻。同時,我參觀了布加勒斯特的民居公園,那里是一棟棟從羅馬尼亞各地挪移過來的鄉村建筑,從建筑中看到了羅馬尼亞的傳統文化樣式,獨特的房屋結構、雕塑底座一般的煙囪、“無限柱”一般的樓梯欄桿,以及“飛翔的烏龜”一般特殊形制的農具等,布朗庫西作品中一次次閃現的形象仿佛就在眼前。

                   這讓我更加深入理解到:羅馬尼亞傳統文化寶庫是孕育布朗庫西的真正源泉。


                    其實視覺藝術是非常難以用語言或者文字來描述的。視覺藝術的魅力也就在于此,它是一個能夠給予觀者無限想象空間的反射體,目之所及,仿佛一切盡在其中,又一切難以言表。幾乎所有對視覺藝術的轉譯或者描述都會縮小視覺藝術所表達的范圍。也正是語言、文字、音樂等其他藝術形式不能替代視覺藝術,因此視覺藝術得以持續存在,并有可能向永恒的方向延續下去。

                    但對視覺藝術的討論也需要交流思想、引導視覺閱讀,因此我還是試圖以文字的方式來表達我認識中的康斯坦丁·布朗庫西。

                  

                    作為一名藝術家,我經常在想,我們為什么會被一些藝術作品深深打動。比如說為什么我們聽到莫扎特的一節音樂,或者看到莎士比亞劇目中的一段對白,感動之情會油然而生。為什么我們讀到唐代那些最好的詩歌,“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或是看到康斯坦丁·布朗庫西的作品中斑斑駁駁的石頭,堅硬、明亮的金屬,我們會為之動情?藝術家的創造力讓看似普通的物質重獲光芒,甚至讓我想到遠方悠揚的牧歌。這些偉大的藝術為什么能夠穿越時空,超越歷史,呈現作者和觀者之間的心靈相聚?;秀敝?,一個答案縈繞我心頭:這些偉大的人、有智慧的人、有才情的人在作品中勾兌了自己的靈魂。

                     那些偉大的人物已離我們而去,但他們摻入作品中的靈魂仍在持續散發著能量和光芒,與后世的靈魂相聚交談,我們依然被感動、召喚,甚至淚流滿面。


                     今天去巴黎的人都可以看到,在蓬皮杜藝術中心的廣場,靜靜矗立著陳列布朗庫西作品的獨立展廳,也是他生前的工作室原貌。法國人以這樣的方式表達對這位偉大的羅馬尼亞藝術家的尊重,向20世紀最杰出的雕塑家之一——康斯坦丁·布朗庫西致敬。          

                     二戰之后的法國,從戴高樂時代開始,最杰出的總統不僅要完成相應的政治、經濟指標,也要完成相應的藝術項目。在戴高樂的任期中,建設了巴黎國際藝術城,歡迎全世界的藝術家來此工作。我也是在這里居住了四個月,完成了對西方現代雕塑的初步研究。

                     密特朗時期,完成了盧浮宮的改造工程,改造后的盧浮宮成為現代化的世界四大博物館之一。在此期間,布朗庫西的同代人——偉大的法國雕塑家馬約爾的作品被安放在盧浮宮門口的杜伊勒里花園,法國人將他看作古典藝術最后的大師。

                     而對于法國總統蓬皮杜,當年的政治和經濟任務似乎已經煙消云散了,但以他的名字命名的當代美術館仍然熠熠生輝、生機勃勃。巴黎蓬皮杜藝術中心建成以來,它的建筑、收藏、展覽以及學術活動成為當代藝術領域的新標桿,和紐約現代美術館、英國泰特美術館并稱為世界三大現當代美術館。蓬皮杜藝術中心梳理、展示20世紀以來直到如今最重要的現當代藝術,這是一個活的美術館?,F代藝術的發源地法國沒有選擇同時代的、卓越的法國雕塑家布德爾或者是德斯皮歐,而選擇了羅馬尼亞雕塑家布朗庫西,將他當作現當代藝術的發端人物之一。這,是一個不同尋常的決定。

                     對于布朗庫西,這同樣是一個不同尋常的決定。

                     布朗庫西晚年的愿望是將他所有的遺產都捐贈回他的祖國羅馬尼亞,但是由于種種原因,這個愿望沒有實現。最終不得已他將所有作品都捐給了法國,但他提出,希望按照他的工作室的原貌復原成為展覽館。因此,當我們今日步入屬于蓬皮杜藝術中心一部分的展覽館中,我們看到的不僅僅是他的作品,而且可以看到他的工具、他的工作環境,以及他的工作方式等等??梢哉f,通過這種展示方式,我們可以更完整的看到布朗庫西這個人,以及他所處的時代。

                    這在歐洲所有大型博物館、美術館展示中也幾乎是絕無僅有的。這也是對大師最好的緬懷方式。

                  



                    1876年2月19日,140年前的今天,康斯坦丁·布朗庫西出生在羅馬尼亞的小城市霍畢塔附近的鄉村。同一年,羅丹完成并展出了《青銅時代》,引起軒然大波,拉開了現代雕塑啟蒙的大幕,標志著現代雕塑的發端。

                    歷史總是充滿了預言。在我看來,這是兩位薪火相傳的巨匠之間的第一次邂逅。他們將在未來和諸多了不起的藝術家一起共同將歐洲文明、雕塑藝術推向更廣闊的未來。

                    康斯坦丁·布朗庫西的祖國羅馬尼亞,這片由喀爾巴阡山脈和多瑙河圍繞的土地曾是古代歐洲文明的寶庫。當地人生來就有對古文化的濃厚興趣,這種興趣代代相傳,周而復始。布朗庫西與生俱來的對古老永恒事物的價值觀,將通過他的一生,以雕塑的形式傳達出來,引導我們感受現代藝術的神圣之美。

                    雖然布朗庫西表面上和他所處的時代融為一體,但他的內心世界極為堅定、獨立,追求具有永恒感的藝術。他通過藝術創作找到了一條除去世俗特征的方式,并不斷地超越自我設定的精神坐標,阻止自我超脫之后再度陷入世俗的漩渦。只有當我們更多了解這位雕塑家的精神歷程時,才能從其作品的表面形式的簡單理解中脫離出來,真正慢慢地、深入地走進藝術家的內心世界。

                    因為布朗庫西的確是一位天才。

                    天才是上天賦予的特殊能力。布朗庫西是一位類似達·芬奇這樣天才人物。他是一個幾乎對所有的事情都感興趣人,他非常幽默、有趣、對新事物有著強烈的好奇心。從科學到哲學,從攝影到音樂,他在音樂方面有著高超的品位,還是一位頗具天分的小提琴手和歌手。他去世之后留下了超過一千二百余件攝影作品、215件雕塑作品,還有難以數計的手稿、文字、草圖??邓固苟 げ祭蕩煳鳛楹笕肆粝铝藰O為豐厚的美學遺產和文化遺產。這使他成為一位超越時代的、啟發未來的藝術家,可以稱作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雕塑家之一。


                   布朗庫西是一位有著復雜個性的人物。他具有超強的學習能力,常年穿著類似農夫的衣服,留著胡須。他在巴黎朋友們的聚會中常常以一個非常有熱情的傳統烹飪者的面目出現。同時,他是一個不可逾越的匠人,幾乎所有的工序都親自動手,對雕塑材料有著天然的敏感。他做過留聲機、給自己做過家具、各種工具、甚至是自己工作室的大門。雖然從1963年起,全世界有數以千計研究文章、出版過超過50種書籍和畫冊來研究布朗庫西。但還是很少有人表示能夠深入理解和全面了解這位天才藝術家。有關布朗庫西的寶庫仿佛還沒有完全打開。



                     這位奇異的天才具有非常獨立的判斷,非常獨立的人格。他的獨立性在一些事件中不斷表現出來,如今都已成為傳奇。

                    比如說,徒步去巴黎。

                    28歲的布朗庫西被巴黎所吸引,也被羅馬尼亞之外的歐洲藝術運動所吸引,他下決心要到巴黎去。1904年,康斯坦丁·布朗庫西徒步走向巴黎,中途在布達佩斯和慕尼黑作了停留,他還短期參加了慕尼黑皇家藝術學院的課程,并且得到了一份護士的工作。經過蘇黎世、圣伯納,繼續向巴黎進發。在到達巴塞爾的時候,他被大雨淋了,生了重病,幸好被當地教堂醫院所救。最終在阿爾薩斯,他才乘上火車到達巴黎,但之前的行程都是徒步完成的。這后來也成為一段佳話。

                     再比如,離開羅丹。

                     1907年,經人介紹,他進入羅丹的工作室做助手。此時的羅丹正是如日中天,不僅自己的創造力處于鼎盛時期,他身邊的學生、助手也都是超一流的雕塑家,布德爾、德斯皮歐等等。在外人看來,這對于年輕的羅馬尼亞雕塑家來說是一個絕佳的學習和成長的機會。但在一個多月后,布朗庫西做出了不可思議的決定。他決定離開羅丹工作室。并留下了一句名言:大樹底下不長草。(Nothing grows the shadow of big trees.)

                     在我看來,這都是布朗庫西的天才表現。天才,都是懂得保護和愛惜自己的才華的,這也是上天賦予的使命。

                     這種表現讓我想起德國的大藝術家格哈德·里希特。上世紀七十年代,他作為青年教員進入德國杜塞爾多夫藝術學院任教時,雖然充滿理想,但還默默無聞,同為教員的博伊斯正當其時,名氣大,氣場也更大。里希特后來回憶說他在很長一段時期內是有意避免和博伊斯接觸的,他怕他的獨立意志受到影響。直到里希特走出了自己的道路之后,這兩位并不同代的大師才有機會坐下來交談。

                    康斯坦丁·布朗庫西的獨立精神隱約在告訴他,他必須以自己的方式來迎接羅丹的接力棒。

                    布朗庫西沒有繼承羅丹的手法,而是繼承了羅丹的精神。這種精神屬于羅丹、屬于貝尼尼、屬于米開朗基羅,屬于每個時代的天才先行者。這就是面向未來的開拓。



                    雖然他只是短暫的在羅丹工作室學習、做助手。但是他被羅丹所崇尚的藝術精神和人文尺度所影響,這對于布朗庫西仍然非常重要。

                    更為重要的是,布朗庫西把羅丹和他的作品作為一個背離的目標。用自己完全不同的美學主張發展出完全不同的藝術實踐。

                    他對雕塑形態以及材料的認知與羅丹并不十分一致。他認識到需要通過自己獨立的判斷來選擇藝術之路。在離開羅丹之前,康斯坦丁·布朗庫西在工作中還是運用當時的慣常方式創作雕塑,先用泥土塑造、再用石膏翻制,最后用青銅來澆鑄。但離開羅丹工作室之后,布朗庫西回到他最喜歡的工作方式:直接雕刻。

                    1908年,32歲的布朗庫西完全放棄了其它技術,而是直接在木頭、石材、大理石上進行直接雕刻,這是希臘雕塑以及歐洲古典雕塑的傳統方式,也是布朗庫西將雕塑材料引入到現代表達的重要途徑。他和歐洲文藝復興盛期的大師們一樣,將直接雕刻的方式作為接近古典精神的途徑之一,但因為布朗庫西的   獨特審美理念,結果完全不同。

                    他以一種近似古典的方式展開了影響深遠的現代主義藝術表達,將材料物質表現推進到真正精神化的當代藝術領域??邓固苟 げ祭蕩煳鹘K于形成了一種屬于自己的、獨特的創作方法論,這是一種革命性的風格演變。他創作的《吻》同羅丹作品重名,題目一樣,但在形式美學、藝術理念方面則大相徑庭。我把它看作既是對羅丹的尊重和崇敬,又與羅丹一樣,是對傳統雕塑的推進與挑戰。


                    在他的作品中,我們看到藝術家安靜地尋找不受外界影響的自我本質。世界觀的調整使得布朗庫西重新審視生命和藝術,并有了新的結論。如果說早年的布朗庫西像從山間奔流向大海的溪流一樣,翻騰著越過巖石,如驚雷劈入溪谷,那么中年以后的他擺脫了渾身的躁動,逐漸發現自己真正的精神目的地,成為了平緩、安靜、莊重的河流。

                    當他接近精神目的地來眺望生命海洋的時候,藝術家停下了腳步,他的精神領悟力達到了頂峰,這時的布朗庫西賦予了完美的表達——安詳、有力、樸素、莊嚴。

                    布朗庫西的獨立精神從他的孩童時期就開始了。他的童年常常離家,混跡于各種手工藝作坊中做學徒。1888年,12歲時,布朗庫西又離開家來到了斯坦尼娜,開始完全自己養活自己。1894年,18歲的布朗庫西在他當時打工酒吧的老板和客人的幫助下在工藝美校注冊上學。他在那里學到了技術,木工、金屬鑄造、金屬工藝、木雕的各種手藝,并達到了很高的水平。之后布朗庫西又在布加勒斯特的國家美術學校上學。大概在1900年至1902年之間,他在醫生戈洛塔的幫助之下,制作了一個解剖人體。這件作品各方面都制作的一絲不茍、非常精致,展現了年輕藝術家對人體的精微研究。因為其細節制作的精致、理性,這件作品被羅馬尼亞各個醫科學院所用,并得到過一枚銅質獎章。后來馬歇爾·杜尚還做過這件解剖作品的攝影展。


                   《吻》是在巴黎國家美術家協會的秋季沙龍展上亮相的作品。這件作品在此之后不斷延續和再創作,直到1938年在布朗庫西的家鄉古塔久的《吻之門》達到頂點。1907年,他在巴黎租下一個工作室,開始和巴黎的很多前衛藝術家成為朋友,并持續研究古代藝術的價值。之后,他參加多次國際現代藝術的展覽,開始變得非常有名。


                    1912年,布朗庫西的藝術理念已經初步成型,他用完全與眾不同的作品宣告了新的時代的到來。同時他和當時活躍的許多藝術家關系密切,包括杜尚、馬蒂斯、畢加索、萊熱、莫迪利阿尼、盧梭等,并開始信心十足地創作新作品。他和同為異鄉人的莫迪利阿尼成為好友,鼓勵這位英俊的才子創作雕塑,并預言性的告訴亨利·盧梭應該把古代藝術轉譯成為現代作品。

                    馬歇爾·杜尚是布朗庫西藝術主張的積極倡導者,同時也是他雕塑作品的重要收藏者。布朗庫西作品的收藏群體是從很多藝術家朋友開始的,當大眾還在對布朗庫西作品抱有疑惑態度的時候,藝術家們已經紛紛購買他的作品。


                    1923年,《空間中的鳥》標志著布朗庫西開始了空間試驗。布朗庫西從材料選擇到創造方式都反映出他的物質觀和藝術觀,那些純凈或斑斕的大理石,具有延展性的金屬以及蘊藏生命的木頭都被他征召到作品中。布朗庫西深度地挖掘物質本身的魅力,來創造非凡的藝術表達,并將物質美學表達推向極致的程度。他讓這個深入處理的過程引領雕塑材料進入更為高級的存在狀態,通過對金屬的精致打磨和處理,布朗庫西把金屬質地的作品打造得優美輕巧、水一般純凈,并極大限度的和環境產生了關系,這是史無前例的嘗試。

                    他找到了和物質對話的一種方式,偉大的創造力使他將雕塑作品升華到極其精微的境界。在這種狀態下,他的雕塑所傳達的精神性逐步升華,藝術家以非凡的天賦喚醒自然物質或是人工物質的潛在魅力,將它們從其初始的狀態轉化為人和自然共同創造的、新的世界,呈現出燦爛靜穆之美。

                    在布朗庫西的作品中,對光的理解是智慧而深刻的,光進入到物質之中并得到材料地回應,在他看來是一件妙不可言的事。比如我們觀看《空間中的鳥》這件作品,在合適光線下,大理石的紋理看起來就像石頭中升騰起某種神圣的物質,出現如閃電一般的光,心目中的宇宙仿佛就這樣悄無聲息地出現了。

                    1927年,康斯坦丁·布朗庫西接受了塔古久的一個紀念碑訂件,用來紀念在一戰中死亡的英雄。很快,《沉默之桌》、《吻之門》、《無限之柱》被創作出來,這些作品也是藝術家生涯中最優秀的大型作品。在故鄉工作期間,布朗庫西重新發現了羅馬尼亞的民間藝術和文化遺產,成為他現代藝術的重要創作源泉。

                     盡管布朗庫西一生中大部分時間都在巴黎度過,他只去過幾次紐約,但他的藝術聲譽在美國的傳播度并不亞于在歐洲大陸的傳播。美國藝術家、批評家、收藏家對布朗庫西的作品可以說是推崇備至。1955年,在布朗庫西79歲的時候,紐約的古根海姆美術館為他舉辦了大型回顧展。


                     在藝術家生命最后的19年,他僅僅創作了12件作品,其中一些還是在過去作品的基礎上完成的。二戰使他離開了巴黎一段時間,由于他自己名聲的增長,讓他以前放浪不羈的文化人變成了一個隱居者,他隱居的原因至今無法揣測,是什么使藝術家的態度變化的如此巨大,很多了解他的人表示這是藝術家的一個游戲,但是可以感到布朗庫西確實可能在回避工作。從另一個方面講,布蘭庫西的晚年是非常孤獨的,他最終選擇了沉默。


                     今天,我們把布朗庫西看作和文藝復興時期的米開朗基羅、意大利的貝尼尼、法國的羅丹一樣重要的雕塑家,一位在西方雕塑史上非常特殊的人物。他擁有天生的秉賦、超然獨立的人格,和羅馬尼亞獨特的文化資源。他的影響不僅僅在雕塑領域,對二十世紀的建筑、工業設計、平面設計等諸多領域都有著潛移默化的影響。在某種程度上,他和亨利·摩爾有一些近似之處,他們都從具象寫實雕塑出發,逐步走向半抽象、半具象的立體形態。在他們的雕塑中,同樣始終有著明確的聯想目標。所不同的是,布朗庫西將自然形態以非常主觀的方式純粹化、抽離化,并將對自然形態的抽離推向了極致,從而進入形而上的哲學討論。

                     布朗庫西是現代雕塑的先鋒力量,為未來的藝術家開拓了新的可能。他對材料做減法的方式極大促動了發展于60年代的極少主義運動。在他的工作室,許多藝術家也逐漸成長起來,包括野口勇和莫迪里阿尼。布朗庫西史無前例地將青銅打磨拋光成接近鏡面的效果。直到一百多年后的今天,包括印裔英國人安尼詩·卡普爾,或者是美國人杰夫·昆斯等如今大名鼎鼎的藝術家在內,幾乎所有與雙曲面鏡面表現相關的雕塑表達方式,都會認為布朗庫西是這條道路的先驅者。

                   1937年,亨利·摩爾這樣寫到,布朗庫西是一位給我們的時代帶來最純粹形式、觀念的藝術家。直到今天,弗蘭克·蓋里、安藤忠雄等大師級建筑師都表示過他們曾深深地受到這位羅馬尼亞雕塑家的影響。

                    康斯坦丁·布朗庫西對世人的啟示將持續照耀著未來。



                           2016年2月19 日

                          于北京羅馬尼亞文化中心


            文章作者:郅敏,任職于中國藝術研究院中國雕塑院,碩士研究生導師,國家社科基金課題負責人。全國城雕委藝委會委員、副秘書長,中國城市雕塑家協會理事。多次在中國上海美術館、法國巴黎中國文化中心、斯特拉斯堡中歐文化中心等地舉辦個展。

             

             

             


             

            1. <option id="m1ibs"><span id="m1ibs"></span></option>
              <tbody id="m1ibs"></tbody>
                1. 
                  
                  <bdo id="m1ibs"><dfn id="m1ibs"></dfn></bdo>

                    1. <menuitem id="m1ibs"><dfn id="m1ibs"></dfn></menuitem>